sweet op酱.❀

过来 听我说

过来 听我说

这个梗是从我喜欢的人对我说的话来联想到的啦,其中的大部分日常也是我亲自经历过的。
xxj文笔 无嫌🌚

小甜饼预警——bi

“你又快迟到了哦。”
尤长靖急匆匆背着书包从后门进来就看到陆定昊拿着一沓作业本站在他的桌子前。
“我手机闹钟估计是坏了,我定的是六点,它给我五点闹了五次,六点半才再闹一次,没办法了。”尤长靖边从书包里拿作业边对陆定昊念叨着。
“晓得了,你每次都这几个理由,哦,对了,今早要背书哦。”陆定昊说完就拿着作业匆匆走了。
“什么理由啦,是真的好不好.....”尤长靖趁着拿英语书的时间悄咪咪的说。

“喂,你的语文书批注了多少?我这边只有五处。”是带着男性化特征的台湾腔。
“哦,我看看哦....我批了九处诶。”尤长靖翻开书仔仔细细的看。
“哦。没事了,就这样吧。”
“林彦俊。”
“嗯?”林彦俊正视尤长靖。
“你黑眼圈很重哦。”
“.......”

“尤长靖。”
“嗯,怎么了?”
“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因为尤长靖和林彦俊中间隔着一条走道,尤长靖只能身体往林彦俊那边倾斜。
“不够,你再过来一点。”
尤长靖又往那边靠了靠。
“你也可以当真哦这件事........算了,没事。”
尤长靖撇撇嘴看着他翻了个白眼。
真是,吊人胃口。

尤长靖上课总是容易睡着,不管自己有多想听课,课堂总会向催眠咒一样逼着尤长靖睡着。
尤长靖又在下午的音乐课上睡着了,所有人都在随着老师的手指划过黑板上的歌词唱着歌,尤长靖两耳不闻窗外事,安心理德睡他的觉。迷糊中,只知道有人好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醒来后也是找不到人。

其实林彦俊不像尤长靖,他天生长着一张帅到惨绝人寰却像别人欠了他二五百万的脸,陆定昊也是经常吐槽林彦俊太凶,说也就只有尤长靖可以和他毫无顾忌的随便玩闹。

说起林彦俊怎么和尤长靖熟起来的?记得不太清楚了 好像就是一根导火线,直接引爆了他俩之间的志同道合,彻底聊到一起。

“尤长靖,你书背完了么?”林彦俊拿着语文书刚从语文办公室回来。
“啊.....还没有诶。”尤长靖急急忙忙拿出语文书准备去办公室。
“不用去了,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而且办公室人特别多,下节课再去。”林彦俊拍了拍尤长靖的肩膀,转身回座位。

“长胖,等会儿要去哪里吃?”校服外套敞开可以清楚看到里面淡粉的衬衫。
“啊?农农你要和我一起去吗?那就去......去我家门口新开的那家炸鸡!”
“不可以哦,你看,又是炸的对不对。”陈立农摊摊手无奈的看着尤长靖。
“啊——就一点点好不好~”尤长靖可怜兮兮看着陈立农。
“长.......”
“尤长靖。明天下午我带你去吃炸鸡。”林彦俊的突然出现依旧面无表情。
“林彦俊!不可以让长胖再吃了啦!”陈立农用软糯糯的制霸同款台湾腔警告林彦俊。
“那有什么关系,尤长靖不胖。”林彦俊挎上书包向外面走去。
尤长靖先蹦跶出了班门,站在门口对陈立农笑着说“那农农,我们去吃你家门口的牛肉面吧!”
哎呦喂,这两个人。陈立农闷闷的想。

看这两人演哑剧多久了?陈立农也记不得了。傻子都能看出林彦俊对尤长靖的关怀不是朋友之间的好嘛?!你说说,有哪个朋友是亲自为你吃完饭擦嘴,又有哪个朋友看到别人无动于衷一看到你酒窝就忍不住死往外冲?!这可是两个男生!
可惜尤长靖就是那个不知道的傻子。
陈立农有时候也对林彦俊报以同情之心。
看着一路上开开心心的尤长靖,陈立农也无力。

吃完饭回到学校又开始了晚自习。
晚自习感觉过的很快,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很安静也很和谐。

尤长靖和林彦俊住在同一个小区,可是上高中之前两人却从没有见过,这也倒是个离奇事儿。

尤长靖最快收拾完书包,安安静静的等着林彦俊收拾完和他一起回家。
林彦俊收拾完抬头,入眼的就是尤长靖坐在课桌上摇着双腿,牛奶一样的皮肤在教室老旧的灯管下也是显的像天使,不知道想到什么开心事儿,笑起来像爱心的嘴又咧开。
完了,陷得越来越深了。是注定栽在这小天使的手上了。

林彦俊喜欢和尤长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短短的十五分钟是一天中最美好的。
身旁的小人儿只会和自己说话,只有自己可以看到这一刻笑的发出鹅叫的可人儿。哎呀,酒窝又跑出来了。

“尤长靖。”
“嗯,我在。”
“这件事你可以当真。”
“鹅鹅鹅,又要玩这个东西嘛?”

——“过来,听我说——”
——“我喜欢你。”

社交过敏症(二)

社交过敏症(二)

距离上次见到栗色已经是一周以前的事儿了。父母也在不停的找栗色。我也在四处打听。
自从上次撞到后我便再也没见过他,按理来说只要是在学校里的学生并且有档案的我们都可以找得到。
但是我想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在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份上,我们终于找到了栗色。
我拿到栗色的地址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去。
这可是唯一一个除父母外我能接触到的人,绝对不可以错过。
我见到了那个栗色。
他一脸蒙,一头栗色的顺毛软软贴在脑袋上,虽然我总觉得身高或许不太对,但信息素的味道的确是绿茶没有错。
他见到我有些不解。
我非常急切的想去拉他的手,他猛地一收,“咣”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我不禁有些发愣。
但是我很快就释然了自己,毕竟第一次见面嘛,以后还得慢慢来的。

再一次见到栗色是在选修课上。
他坐在教室后排,和旁边另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孩子在聊天,笑得很开心。
他身旁那个栗色头发的男孩子不同于他,男孩子是卷卷的头发,脸蛋白白净净的,眼睛很圆,笑起来的时候嘴巴还是爱心的,他的笑好像.....很甜???我也不知道这样形容一个男孩子会不会不太好。
我顾不得卷毛了,急匆匆的跑去找栗色,“嘿,又见面了!”我让自己稳住冷酷制霸人设努力镇静的同他打招呼。
“是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个烂人,这里是学校,你要是干点什么小心我打爆你的头!”
我有些尴尬,默默坐在他身边,慢慢说“抱歉抱歉,上次是误会,误会。”
他不再理我,继续和卷毛讲话,我不经意间看向他的作业本:陈立农。
他叫陈立农?
恩.....还可以。

这一节课我基本上什么也没听见,一直在观察陈立农,他只是听课或者和卷毛聊聊天。
下课后,我一直跟着他们,在他们发现我后并且准备把我当作流氓揍我的时候我急忙向他们挑明了我来的目的。
卷毛和陈立农听完后看起来都挺惊讶的。
我问向陈立农“你可以和我回去向我父母传达一声么?”
他愣愣的,过了几秒后才幽幽开口“我上个星期根本没有去过全时,更没有拉着人跑过啊。”
轮到我愣住了,什么?!
what hell man?!crazy!我弄错了???
不对啊,地址是对的,信息素是对的,哪里不对了啦?
“那个.....上个星期拉着你跑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啦....”卷毛轻轻开口,他的声音和软腻,夹杂着一种奇怪口音,但是听起来又是很舒服的。
“你?!不对啊,你的信息素是甜西柚味儿啊,我闻到的可是绿茶味诶!”
“那个....抱歉啦,是我出门前打了伪装alpha的绿茶味抑制剂才会这样的啦。”
“那地址又是怎么回事?”
“我和农农是一起住的啦....”

完了。这一章流水记啊。这是个过渡章啦🌚这章可能是给后面可能有的小番外的一个铺垫吧。
不要嫌弃我渣渣的xxj文笔。

社交过敏症(一)

社交过敏症(一)

有私设,比如橘183 nn181。

00
我是一个伪装成beta的alpha。
01
我叫林彦俊,是一个纯alpha。
在我出生那刻起,我的命运就被定型。
我从出生起就是一个患有社交过敏症的患者。
不能和陌生人讲话超过三句,不能和陌生人接触,甚至是除我爸妈以外的亲戚。
但是我是一个优质alpha。从小时候起,我的身边不缺omega,有的omega家庭甚至抢破脑袋都要进我的家门。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有社交过敏症,我的一生,注定是一个孤单的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更没有爱人。
爱而不得。
02
我虽说是一个社交过敏症患者,但是必要的上学还是需要。我的父母害怕我受到伤害,每天都会派无数的保镖来保护我,我天生就是和他们有一种距离感。
03
上大学的前一个星期,我忍受不住了,我制定了出逃计划,我真的不想一直活在被保镖保护的环境下,值得庆幸的是,我成功的逃出来了。
我逃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学校中的全时买水和小面包,我实在是很饿很渴。
当然,我会穿上长袖和外套,戴上帽子和口罩,注射我之前就准备好的抑制剂,伪装成一个普通没有吸引力的beta。
不巧,我刚进全时就撞到人了。
幸好我穿着外套,不然可就完蛋了。
那个人比我矮,我只能看到他一头的栗色头发,他裹得严严实实,看不清脸和皮肤,他穿着黑白的格子衫,外面套着牛仔外套,他只是跟我说了声对不起就急匆匆的跑到收银台,他跑过时我闻到了一股绿茶的味道,应该是个alpha。却带着点暖暖的清香,又可能是个omega。我猜测。
不过可能他戴着口罩,所以他的声音我没听清。
04
买完了小面包和矿泉水,我付好钱就向外走,因为还要防止被保镖发现,我走的是学校后面的小路。
我又撞到人了。
更巧的是,是那个刚刚在全时撞到的栗色头发,这次可把我吓得不轻。
我和他碰到手了,再具体一点是牵了手。
他急匆匆的牵了我跑了一大段路。
我有点懵,一直没反应过来。直到他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而后又跑了的时候我才想起,我跟他牵手了,竟然还没有过敏?!
我已然顾不得被打死的风险。
我跑回家中,在父母打死我之前向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比我想象的更加惊喜,急忙忙的派人下去找那个小绿茶味,再然后才把我揍了一顿。

待续....

新写手,小学生文笔勿嫌🌚
看了其他小说突发奇想。